蜜月旅行老婆被人奸

和我男友在海南旅游的头三天是我一生中最愉快的日子。挽着男友的臂游
戏水、看日出、听涛声、在人烟稀少的白沙滩尽情奔放。

  然而,第三天下午,不幸发生了。

  我们在海礁边狂欢般地追捉着海蟹,从未见过如此多的蟹的我激动的尖叫。
我的男友在礁上跳来跳去。

  然而,乐极生悲。

  就在我们的兴头上时,一个浪头打来,男友受惊之际竟滑下礁石,极其不巧
的是,他双腿正好被卡在了礁石之间。

  我的恶梦从此开始。

  他无法从中脱身,我一人决无力气推动石头。恐怖开始瀰漫全身,刚才抓蟹
时的兴奋一扫而空。

  我们开始商量找人求援。我四处望去,才发现我们已到了一个非常偏僻的海
角。他的脸色已开始发白,大腿失血虽不很严重,但也已侵红礁石边的沙滩。

  我慌乱到了极点,我沿着沙滩向城里方向猛跑。

  几乎精疲力竭的我仍然看不到半个人影。

  就在我嚎咷大哭的绝望之际,我看到了他们俩,这时的他们对我来说简直就
像是天使。

  我向他们求援,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向他们描述我们的困境,他们开始被我的
突然出现震惊。我没有注意到他们一开始就不怀好意地对着我穿着泳装的身材贪
艳注目,我也无法顾虑到他们的无礼,只想着领着他们快去救我的男友。

  我不等他们回答就转头往我男友受困处跑,并催促他们跟我一道去救人。我
天真地以为人人都会见危救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他们确实也跟在我的身后追来。但我哪里想到这两人是心怀鬼胎的色狼。

  他们看到我男友的境况后一脸的幸灾乐祸,我急火攻心,他们却只管盯着我
的胸部猛看。

  我求他们帮我推开石头。只要推开一点我男友就可抽身。我许诺他们救人后
会给他们酬金,我并将带来放在沙滩边背包里的两百多块钱全给了他们。

  但他们开口就要一万,他们嘲笑着说:「要不现在就拿出一万快钱来,事后
到哪去讨?」

  我当时哪有这幺多钱?就答应他们写张字据。但他们还是刁难,说这字据当
不了準。

  我说:「那你们到底要怎样才肯救人?」

  天那!他们竟然要我跟他们当场做爱。

  我气愤极了,痛骂他们趁人之危,警告他们侵犯我就是犯罪。

  他们根本不将我的话放在眼里,反到警告我说,如果不求他们救我的男友,
待会一涨潮他就必死无疑。

  我男友对他们大骂,叫他们滚开,不要他们救。

  看到他们的淫笑,我慌张地往后退,身子已贴到了礁石边。他们围了上来,
明显不怀好意。我高声喊叫,然而在海风的呼啸声中虚弱无比。

  我的男友绝望地大喊,叫我跑开。一声撕裂的声音突然断掉,我惊恐的发现
我的男友气昏了过去。

  我冲过去想救醒他,这两个无赖同时拉住了我,对我说:「他死不了,让他
晕过去也好,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玩不会好受。」

  我哭泣着求他们住手,他们把我按到石头上,各用一手在我身上乱摸。我狂
叫狂踢,但哪里是两个健壮男人的对手。

  他们对我淫笑。其中的一人捏住我的下巴,对我说,我要是乖乖的配合,他
们完事后就救我的男友。否则他们对我男友就见死不救,要坐在边上看着他被淹
死。

  我眼看躲不过他们的淩辱,为了救我男友我只好忍辱求全。

  我停止反抗,他们淫蕩地拉下我的泳衣,露出我的乳房,就站在那里急不可
待地各自捏住我的一个乳房玩弄。

  他们几只黝黑、粗糙的手在我雪白的乳房上肆意淩辱,我的身子在海风中发
抖,被两个无赖如此淩辱是我从未想过的遭遇。

  我对他们说,请他们一定要救我的男友。他们一边答应,一边粗暴地扯下我
的泳衣,我的身子全部裸露给了他们。

  他们恣意地在我身上乱摸,同时不断发出淫笑。一人搂住我的头,浓厚带有
烟臭的嘴蹭了上来。我尽力躲避,但挣不开他的大手,被他粗暴地接吻,另一人
则开始摸我的私处及大腿。

  我为了男友,只得认命地被他们淫辱,我在他们的魔掌中哭泣。

  他们脱下了衣服,黝黑丑陋的身子贴在我身上,争相将我往他们怀里搂。他
们将我放倒在他们脱下的衣服上,一人扑了上来,正式姦淫我。

  他用手撑开我的阴部,将阳具粗暴地插入,我痛地尖叫。他开始毫不伶惜地
抽插,在我身上发洩他的性慾,另一人则在一旁不停地揉捏着我的乳房和身子。

  在我身上的男人加快了动作,我下部的痛楚难以忍受。他不停地抽插,整个
身子压倒我身上,用嘴在我脸上乱吻。我的身子被他插动,背部磨到了滚热的沙
子上。

  他最后抱住我的身子猛地抽插,在「呀呀呀呀」的大叫声中射精发洩。

  他面带满足地在我脸上淫笑,被另一人拉开时还在亲我的脸。另一人接替了
他的位置,我还未得到休息的下阴部又遭到第二次攻击。

  我祈祷这种折磨尽快结束,阴部和摩擦在沙上的背部更加疼痛,但比起心中
的悲愤,这些痛楚简直不算什幺。

  饱受蹂躏的身子又被第二个人压着磨着,我几乎难以呼吸。他在我身上尽情
地揉着、插着,还不时地将我的嘴压住狂吻。

  我从未经历如此令人羞辱的恶梦,被两个我平常不会瞧上半眼的无赖在我纯
洁的身上随意玩弄着、发洩着兽慾。

  第二个人的姦淫未持续了多久,我紧咬牙关,忍受着他最后冲刺时的剧烈运
动。伴随着他的每一次射精,他都要猛地插入我身体,在我身体深处一下下抽射
他的淫液。

  他发洩完后没有立即就起来,而是趴在我身上又继续蠕动了好一会。

  我哭泣着,请求他们遵守诺言。

  他们令我失望地哈哈大笑,他们说我还未让他们尽兴。早先姦淫我的人拿起
一件衣服垫在礁石上坐下,指着他那丑陋无比的湿淋淋的阳具对我说,让我过去
将它添乾净。

  我心中刚刚庆幸总算结束的淩辱原来还只是个开始,我再次跌入冰窟一样的
深渊。

  我赤裸着身子从地上坐起,再次求他们开恩不要再为难我。他们无动于衷地
羞辱着我,让我快点让他们满足,否则男友就没救了。

  我一想到男友还被夹在石缝里流血,心中的恐惧大盛。但我如何能像他们说
的那样去做呢?我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去怎样将男人的阳具这幺骯髒的东西用舌
头去添。

  我还在心中抗争。我难道被这两人迫姦之后还不能救出我的男友,任他流血
死去或等着海水淹没他?这样的景像太可怕了。

  我心中的天平倾向选择牺牲自己。为了求他们救我的男友,怎样都要先满足
他们的极其羞辱人的要求。

  我恨极了这两个趁人之危的歹徒。

  在我正犹豫时,我的头髮被另一人拖住,身子被他推向坐在礁石上的男人。
我无奈地爬过去,知道他正等着我为他清理曾在我阴道内射精的阴茎。我希望这
是他对我的最后要求。

  我心中的厌恶感散布了全身,艰难地抬起头,面对他那已再次耸立起来的肉
棒。他无耻地伸出手揪住我的乳房,将我的上身拉近他的下体,催促我快点将他
添乾净。

  顾虑到我男友正处的危险境地,我无法再珍惜自己清洁的嘴和高傲的尊严,
忍受着难闻的气味,平生第一次用舌头去添一个男人的阳具,而且是刚刚插在我
体内射过精的粘糊糊的阳具。

  我四肢着地地趴在他的两腿间,伸出舌头添到他的阳具头上,舌头上添下一
些难闻的异物。最难忍受的还是跪在男人腿间将脸凑近他的胯下所带给我的强烈
的屈辱感。像这样主动去添男人的性器官强烈地冲击着我业已麻木神经,我感到
无比的自卑
和耻辱。

  但我必须救我的男友啊!我强忍着的眼泪滚滚流下,不敢去想像,如果我的
男友知道我为了救他,而去屈辱地添一个陌生男人的性器会去怎样想。

  他会恨我吗?会因我卑贱地跪倒在男人胯下而彻底地瞧不起我?还是会被我
的牺牲精神感动?

  不管他如何去想,我没有选择的余地,我必须救他。

  在他们的淫笑声中,我开始不顾一切地用力快速地猛添他的阳具,期待能尽
快结束这一切。我很快就将他的阳具添的乾乾净净,希望他能满意我的清理,尽
快放过我。

  然而我错误地以为他只是要我将他的阳具添乾净就行,我添净后跪在那里,
从他下体撤回我的嘴,但他粗暴地揪住我的头,命令我将他的阳具含进嘴里吹喇
叭,我这才明白他是要我给他口交——一个我只是过去听说过但却连想一想也觉
得极其淫乱的行为。但我现在却被逼要亲自为面前这个我憎恨无比的男人做这种
骯髒的事,我心头悲愤万分。

  我知道我在他们面前其实没有多少选择,但还是再次苦苦哀求他放过我。他
说我的舌头已将他的兴致添起,怎能就此罢休,说着的同时,就将我的头按向他
的阳具。

  他继续用语言羞辱我,说我用舌头添得这幺欢,吹喇叭的本事一定很好。我
极其屈辱地将他的龟头慢慢含进了嘴里,感受着我一生最最屈辱的一刻。

  他发出一声满意的呻吟,用手按下我的头,我被迫更深的含入,不仅要克服
这幺一个粗壮的肉棍插入口腔里带来的呕吐感,还要克服将它含入嘴里所带来的
屈辱感。

  我用嘴上下套动他的阳具,开始一下下地为这个混蛋口交。他开始抖动他的
大腿,好像是在享受我的嘴给他的阳具带来的极大的快感,一双手还不时地捏在
我的胸部,玩弄着我的乳房。

  我知道只有尽快让他射精才能结束这痛苦的淩辱,我加快了动作去有意给他
更大的性刺激,同时调整我的呼吸去适应他的阳具在我口中的阻塞。这时的我就
像个淫蕩的妓女,在男人胯下主动地让他享受性快感。

  他在我的快速吸吮下嗷嗷连呼,命令我放慢速度,让他多享受享受我的嘴的
服务,并让我用舌头在嘴里也要添他的肉棒。我只得气愤地照做,心里惦记着海
边上昏倒的男友。

  我庆幸我男友仍然昏迷不醒,如果给他看见他至爱的女人趴在沙地上为其他
男人用嘴做这种下流的淫秽服务,他一定会气疯掉。

  我就这样不停地为眼前的男人用嘴服务着,用唇和舍去刺激他的生殖器,期
待他尽快达到高潮。

  这时我身后贴上了另一个男人,他的双手从后面插入我的胸前,托住我的乳
房任意玩弄,嘴巴在我颈部乱吻。我无法摆脱后面的攻击,只能继续在我眼前的
阳具上套弄。

  后面的人分开我跪在地上的双腿,用手在我的阴部捏摸玩弄,然后我就感到
他将阳具从后面插进了我的阴道。

  我被这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夹在中间,后面的阳具开始一下下的往我的阴道里
抽插,我在他的抽插下继续艰难地吸着面前的阳具。我屈辱地同时与两个男人淫
乱地交媾着,内心深处感受着这种极其令人羞辱的淫蕩。

  后面的抽插将我身子猛地推向前,正好将前面的阳具深深撞入我的喉咙;我
痛苦地吐出阳具,但又很快被拉回,头被压着深深地套在阳具上。

  后面一双手捏弄着我的屁股和后腰,而前面一只手压在我头上,另一只手则
在我的乳房上不停地玩弄。

  我头上的压力突然加大加快,我越来越无法喘息,几乎被嘴里的阳具窒息,
然后就感受到一串串精液射入嘴里喉咙里。

  我被呛得拼命地咳嗽,但抓住我的头的手一点也不放鬆。有些浓厚的精液被
我咳入鼻腔,再咳出了鼻孔。我面前的男人只顾自己的快感,而毫不顾及我的痛
苦,继续猛烈地连续按下我的头,让他的阳具在我的嘴里疯狂抽插。

  那根阳具在我嘴里持续抽插了很久,满嘴的精液从阳具旁溢出我的嘴,顺着
我的嘴角向下流到我的脖子。他将阳具抽出我满是精液的嘴,不待我要吐出这满
嘴粘糊糊的乳白色精液,他居然捏着我的下巴命令我将其全部咽下肚。我忍受着
屈辱,一边咳嗽,一边吞下了男人的液体。

  他用他的阳具将流到我颈部的精液刮起,再次塞进我的嘴,我不得不按他的
命令将其吸添乾净。

  我身后的人突然从我阴道中拔出阳具,来到我身前说,他也要享受享受我的
嘴的服务。

  我麻木地用嘴接住第二个湿淋淋的阳具,开始设法满足他的淫慾。我紧缩双
唇,用力摩擦他的阳具,一下下吐出,再一下下地深深含入。

  不一会儿口腔里的阴茎开始高潮前的抖动,然后我的头被按住,他就像是在
抽插女人阴道一样在我的嘴里抽动。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烈的抽动后,接着就是令
人窒息的浓浓的射精。

  我被迫再次吞入腥臭无比的精液,并不停地吸缀他的阳具,让他在我的嘴里
享受洩慾后的快感。

  总算都结束了,他们该满足了吧?

  我无力地瘫倒在沙滩上,久久不能从这轮极度淩辱中恢复过来。

  我必须尽快让他们拯救我的男友。当我抬起身子,赫然发现海水已在开始涨
潮。

  我有点欣慰地看到他们俩在享受了我的嘴的服务后,开始走向我男友。

  他们搬了几块石头将我男友卧倒在地上的上半身垫高,我不解地发现他们并
未像我想的那样将大石头推开。

  我质问他们为何不救我男友,他们哈哈笑说,石头太重,一下搬不动,弄不
好会将他的双腿砸断。

  我惊恐地看着他们,不知他们说的是否属实。他们保证我说,再过一两个时
辰海水就会漫过石头,那时靠着浮力就能轻鬆推开石头。

  我将男友的头抱在怀里,将信将疑地看着大海,眼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掉。

  然而,他们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我。他们将我拉过去,他们併排坐在沙滩上
逼着我跪在他们面前,对我说,在等海水涨上来之前还可以再玩一回。

  我麻木地跪在那里,任由他们粗糙的手在我身上恣意玩弄着。

  一只只手来回在我乳房、阴部胡乱摸捏着,伴着他们的手的动作,他们还用
最下流的话评判着我身体的各个部位。

  已经经历了他们两轮的姦淫,我的身体已开始麻木,想到为了救男友要被这
两个色狼如此屈辱的玩弄,我心中的悲愤和羞辱难以形容。

  我依然赤裸着身子,在他们两人之间跪着,两手被他们强迫分别放在他们的
肩膀上,好方便他们玩弄我的身子。

  我呆呆地跪在哪里,背后一声声的海浪拍打着礁石,也拍打着我的心。

  他们在我身上不停的玩弄、用手享受着我雪白的肉体,我的身体已变成他们
娱乐的玩具,每个部位都成了他们挑弄捏摸的对象。

  其中一人向边上移了移,用手勾住我的头向他的下体压过去,让我将他的缩
软的阳具再次含入嘴里。我机械地趴下去,将他的阳具含在嘴里吸。我已毫无反
抗的意志,只盼他们到海水涨上来的时候不要食言。

  另一个人再次从后面用手攻击我的私处,他的一只手指插进我的阴部,然后
是另一只手指。我含糊地呻吟着,头一上一下地在阳具上套弄着。

  下体已不似开始遭强暴时那幺疼痛,后面人的手指在我的阴道里悠閑地随意
抠摸着。前面的人用手轻拂过我的乳尖,在我那最敏感的地方刺激着我的肉体。
我的身子在他的刺激下微微颤抖,这种淩辱让我难以忍受,但又躲不过他的手,
只能任其羞辱。

  突然我感到他们在我身体上的刺激让我的身体有了反应,我的阴部开始渗出
少量的淫水,乳房在他的刺激下坚硬丰满起来。我两手抓进沙地,想抗拒他们在
我敏感地的刺激。但我无法控制我的身子,我在他们的刺激下竟能感受到些许快\r
感。我为自己的反应羞愧得无地自容,但原始的性本能已被激起,我再也无法将
它按捺住。

  后面的人终于发现了我的反应。他拔出湿漉漉的手指给同伴看,然后一起对
我发出另一通羞辱和笑骂。

  在淩辱我的无赖面前竟然能体会到性感,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我的身
子开始越来越不听使唤,他们持续的刺激越来越强烈。

  被我含着阳具的人躺了下来,他让阳具抽离我的嘴,将我拽起扶我跨坐在他
的阳具上,命令我将他的阳具插入自己的阴道里。

  我的身体里已经瀰漫着淫蕩的邪气,我已完全失去了控制自己身体的意志,
在急切于寻找刚才手指插入体内的快感的驱使下,我像个木偶一样听从了他的命
令,主动抬起自己的屁股,用手扶正他的挺立男性器官,将阴道对準了插进去。

  我无法相信,自己在短短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就从一个刚刚走上社会的
纯洁的女大学生,堕落成了受性慾驱使的淫蕩女人。

  我慢慢往下坐,阴道里清楚地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来自阴茎摩擦的刺激,脑
中的羞愧感、负罪感、背叛感和耻辱感,全都随着阴茎一寸寸深入我的体内而烟
消云散。

  体内实实在在的快感,在我完全坐入阳具时全面地冲击着我的身体,也彻底
冲垮了我的自尊。

  我抛弃了本性的矜持,开始主动用这种淫蕩的方式和他性交,身子起伏更加
剧烈,从中制造更多的快感。

  他们对我的屈服深感有趣,不断用各种语言调戏侮辱我。

  我向前倾斜着身子,按着最好的角度抽插着身子,在胸前剧烈晃动的两个乳
房被他们轮流抓捏着。

  我很快就在连续抽插下达到了高潮。在这种做爱方式下享受到如此强烈的快
感,是我从未有过的经历,我就是咬紧牙关也无法避免发出令人耻辱的淫蕩的呻
吟。

  大约是由于已经三次洩精的缘故,在我下面的阳具还没有多少反应,我被迫
继续一上一下地用整个身体去套弄这个男人的阳具。另一人这时也躺到地上,让
我去主动和他性交。我顺从地移到他的身上,将他的阳具往自己的阴道插进去。

  他柔软的阴茎根本进不了我的身体,他骂我是笨蛋,并让我先将他添硬。

  我离开第一个阳具后体内一阵空虚,为了能将第二个阳具尽快插进体内,我
毫不羞耻地伏下身子一口将他软绵绵的阴茎含入,然后用舌和双唇快速套弄,以
期将它含硬。

  就像在梦游一样,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幺,身体的变化已控制了我的理智,
只知道将口中的阳具吸硬起来,好让它能插入我的阴道。

  我的努力很快就见效,口腔里的肉棒快速膨胀,像变戏法般又软又小的东西
很快就变得粗壮坚硬。我嘴离开他的阳具,有点迫不及待地跨坐上去,湿润的阴
道随着「噗嗤」一声将沾满口水的阳具包进底部。

  他两手握住我的乳房,一上一下地控制着我的身子在他的阳具上套弄。这时
另一支湿漉漉的阳具来到了我的嘴前,在我的嘴角随着我一上一下起伏的身子摩
擦我的嘴唇和脸。我完全丧失尊严地主动张大了嘴,让他的阳具斜斜插进我的口
腔。

  就这样我用阴道和嘴同时服务着两个男人,不一会我自己就进入了另一轮的
连续高潮。

  他们一边享受我的服务,一边用语言不断羞辱着我,说我是如何淫蕩如何适
合做妓女。

  我对他们的调笑已毫无感觉,只是机械地在原始本能的推动下在他们身上摩
擦着刺激着,直到我越来越累再也没有力气上下摆动我的身子。

  我瘫倒在胯下的男人身上,大口大口喘气。身下的男人猛地将我翻倒在地,
举起我的双腿,将我的阴部对着大海分裂开来,并大声说:「看吧!看看流了这
幺多淫液的红屄!」

  我被他强烈的侮辱性言语深深击中,羞愧地无地自容。我难道真是像他们所
说是个天生的淫蕩女人吗?

  然后阳具就插了进来了,这一回他抓着我的双腿对着我抽插,向上的角度正
好让他的阴茎摩擦到我的敏感的阴蒂,更加强烈的快感冲击全身。我忘我地大声
呻吟,再也顾不得被姦淫的羞耻,一浪浪的快感让我几乎窒息。

  这时另一个男人跨坐到我的双乳下,将他的阴茎塞在我双乳之间,用手挤压
住乳房,开始在我的两乳间抽插。

  我已完全被高潮包围,顾不得身子被沈重的男人压住,两手紧紧抓住沙地,
抵御这一波波的刺激的浪潮。

  胸上的男人将我两手抓住按在我的双乳两边压住他的阴茎,然后他伏身向前
两手撑地,开始抽插我的乳房。我顺从地用两手挤压住自己的双乳,让他的阳具
在中间摩擦。我已完全丧失理智,竟淫蕩地配合他们姦淫自己。

  抽插我乳房的男人的胸部几乎盖在了我的脸上,上面滴落下的汗珠滴到我脸
上,也滴到我嘴里,男人的气息令我窒息。

  在我阴部抽插着的男人加快了步伐,他紧抓我的脚脖,狠狠地抽插,越来越
快、越来越深,很快就让我再次推上高潮。

  胸前的男人猛地坐起到我的双乳上面,揪起我的头髮,将我的嘴拉起对準他
的阳具,在我呻吟声中插入,几乎一下就插入到我的口腔底部,完全盖住我的淫
蕩的声音。

  我的头部被前后摇动,我主动含紧插入口中的阳具,在他的粗暴的动作下,
让他昂奋的性器官摩擦着我的双唇。

  然后就是一阵天昏地暗的猛烈抽插,我的身子就像一叶孤帆在风浪中剧烈摇
动,他们两人同时在我体内射精,也将我推向极乐的高潮。

  我能感到我的阴道紧紧裹住插入的阴茎,在一阵阵精液射入我的子宫的同时
不断伸缩。

  我的头被抛下地,胸前的男人的精液一束束地射到我的脸上。

  淫蕩到了极点的我已暂时忘记了週围的一切,忘记了我的被困的男友,也忘
记了正向他逼近的涌起的海潮。

  我们三人在海风的抚慰下从高潮中慢慢地恢复过来。

  我的头再次被拉起套住阳具,嘴里的阳具缓缓地抽插着享受射精后的快感,
我主动用舌将它添吸乾净,似乎这是极其自然的举动。

  坐在我胸部的男人离开我的身子后,在我子宫射精的另一个男人拉起我的上
半身,将他已缩小的阴茎送入我的嘴里。我再次主动地含入,将它吸添乾净。

  这时我看到海水已漫过了我男友的上半身,将压住他的腿的礁石完全掩没。
我开始从混乱中清醒过来,慢慢意识到刚才我是多幺荒唐无耻淫乱和堕落。我竟
然主动和两个混蛋以难以想像的方式做爱,还在他们身上连续几次达到高潮。

  忽然,我看到了我的男友,睁大了双眼,怒视着我们三人。

  我一看到他那冰冷的双目射来的目光,我的心一下就从刚才的高潮中跌落到
无底的深渊,胸口像堵住了一块大石,憋得喘不过气。

  他是何时醒过来的?我刚才的丑态全被他看在了眼里?天哪,我怎幺像他解
释这一切?

  两个无赖大声淫笑着走向我的男友,口中不断羞辱我,说我是世上他们玩过
的最好的婊子。我想起他们刚才大声地羞辱我,难道是故意说给我男友听的?我
不敢想下去。

  他们冲我喊着,让我去帮忙将我男友拉出来。我不顾赤裸的身子上还挂着斑
斑淫液,立刻跑了过去。

  海水已开始变得刺骨的寒冷,我在冷水的刺激下更加清醒。

  他们两人抓住我男友左右肩膀,让我去推开水里的大石头,我不解他们为何
不推而让我推。

  大出我的意料之外,水的浮力已大大减轻了石头的重量,我一人竟然轻鬆就
将它推开,他们两拽住我的男友肩膀,将他拉出来拖到沙滩上。

  我茫然地站在水里,看着他们大笑不已,难道我根本就不用经历这幺痛苦的
淩辱就可以救下我的男友?

  我无法相信这一切,我不敢相信我所有的牺牲都完全可以避免。

  我的男友的身体在沙滩上颤抖,我跑过去想抱住他,但他一把将我抛开,我
摔倒在地上。我像掉入了一个巨大的冰窟,凉气透过脚心穿透身体直抵心脏。

  一切都完,尽管我承受这幺大的屈辱全是为了救他,但我在爱人的心中一定
比妓女还要低贱,他永远不会再原谅我了。

  我呆在沙滩上,欲哭无泪。

  这时由远至近传来了阵阵马达的轰鸣声,远处沙滩上开来了三辆巡警的摩托
车,穿着制服的公安冲了过来。

  想到淩辱我的这两个歹徒即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我心中泛起一丝快慰。屈辱
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一串串滴落到沙滩上……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发邮件至(#)更换成(@):9busecom#gmail.com

统计代码